Shanghai-gdfsuez-iblac-0437

尊敬的杨市长,

上海市政府成员,女士们,先生们,

上海市自贸区的成立是一个独特的机会,是一个可以令我们大胆尝试新型商业规则的机会、一个致力于将自贸区办成一个创新中心、服务中心、金融中心和技术中心的机会。

在自贸区建立天然气交易平台一事已经被提上日程。我愿意就如何成功地建立这个交易平台与大家分享一些先决条件。

在中国未来的能源结构中,天然气将扮演一个举足轻重的角色。目前,中国正在天然气领域推进改革,这将会对天然气领域的需求发展和竞争力提升带来极大的促进。中国希望迅速增加在初级能源消耗中天然气所占据的比例,同时致力于降低二氧化碳的排放、进一步改善环境,而降低空气污染最有效的途径就是将燃煤改为清洁的天然气。

放眼全球,天然气市场可被分为三大区域:

  1. 北美地区:在墨西哥湾有一个天然气枢纽。该地区拥有价格低廉和丰富的页岩气资源,因此天然气价位比较低。
  2. 欧洲市场:在鹿特丹/英国设有两个天然气枢纽。该地区天然气价格处于中等层面。
  3. 亚洲市场:亚洲是遥遥领先的天然气市场,拥有日本、韩国以及现在的中国和印度等重要的天然气进口国。目前,中国在天然气消费方面已经占据了该地区的22%,并且该比例还在快速上升,未来有望达到亚洲需求总量的50%。

一直以来,亚太地区缺乏天然气的代表性交易中心以及价格指数。目前,本天然气交易的价格比较高。 

简言之:

-          欧洲天然气的价格是美国的两倍。

-          而亚洲天然气的价格则比美国高三倍。

在这样的背景下,作为国际金融和航运中心的上海市,作为一个拥有密集人口、能源消费巨大并且始终保持高速经济发展的上海市,自然而言就成为设立这样一个天然气交易中心的首选之地。上海市同时还是几条天然气输送管道和液化天然气终端的交汇点。

我所管理的公司- 苏伊士环能集团是欧洲最大的液化天然气交易商,我们与中国企业保持有密切的合作关系。我们自2013年开始连续4年在上海港口为中海油集团供应液化天然气。我们还参与了上海申能集团下属的上海五号沟液化天然气接收站的扩建项目。

我认为,做出设立一个天然气交易枢纽的决定,对上海的发展十分重要。

上海市不仅仅将作为这个交易平台的落脚点,同时,作为一个举足轻重的天然气消费中心,上海市还将受益于更加优惠的天然气价格以及更加便捷和灵活的天然气资源。此外,借助上海市能源领域的专业公司,上海市还可在伴随天然气改革所出现的新兴业务的投资、开发以及运营中进一步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这些新兴业务的出现不但涉及到上海,而且将会涉及到全国。 

五个先决条件 

一个交易市场的成功发展需要五个先决条件。下面我将简要地介绍一下这五个先决条件。

  1. 第一个先决条件是这样一个交易市场与实体天然气系统产生密切互动的可能性。在一个特定的地区,在一系列的沟通和纸张交易之后,还需要有足够的能力来实现在两点之间天然气实物的交割,而没有任何限制或约束。这个实体天然气系统必须拥有足够的容量和互连设施,旨在能够把天然气输送到任何地方,并且还要与诸多地下天然气储气库和液化天然气终端相连,如此才能提供天然气市场和天然气交易市场所需要的足够的灵活性。

让我们想象一下覆盖上海及其邻近两个省份(江苏和浙江)的天然气交易枢纽。到2030年时,这个天然气交易枢纽可能会是一个拥有大约1000亿立方米体量的天然气市场,也就是说,是目前德国天然气消耗的总量。

为了能够平稳和顺畅地为如此的市场供应天然气,则需要在地区范围内拥有天然气储存设施,其存储量应当占据该地区全年需求总量的15%到20%,也就是说应当拥有150至2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存储量。而不要忘记的是,目前上海地区可用的天然气存储量还不足10亿立方米。也就是说,上海应当把其现有的天然气储存能力提高20倍,而这将会需要5年或10年的时间才能实现。

同样需要提醒的是,天然气交易枢纽需要由一个独立的管网运营单位(TSO)、在一个完全透明的第三方准入框架下来运行(TPA)。

例如在法国,天然气交易市场被划分为三个平衡区域或虚拟枢纽。其中的两个枢纽由苏伊士环能集团旗下的天然气配送公司GRTgaz按照完全的分离原则进行运作。去年,60个活跃的交易员通过这两个枢纽交易了大约45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此外,苏伊士环能集团还在该地区经营12个地下储存库,其总容量高达100亿立方米。 

  1. 第二个先决条件指市场的流动性。为了更加有效,一个交易市场需要在一个容量足够大的市场内运作,需要拥有足够数量并且是活跃的天然气买家和卖家对足够大量的天然气进行交易。伴随着交易市场参与者对市场公平性信任度的提高,交易市场的流动性才能得以发展,最终而形成一种良性循环。

如今,中国的天然气市场仅由少数天然气供应商在长期供货合同的基础上进行控制。长期合约对天然气市场固然重要,但是,在这些长期合约之外,还有必要使新的供应商能够在公平的基础上获得足够的天然气。应当尽快实现这样的局面,否则天然气交易市场将很难获得成长。这一点毫无疑问是中国天然气市场开放所面临的主要挑战,因为大家都知道中国三大油气公司在供应方面所占据的垄断地位。 

  1. 对天然气枢纽和交易市场而言,透明度和清晰的规则构成了第三个先决条件

对于天然气枢纽,“网络规则”应当明确界定出托运人的职责,例如每日均衡、天然气质量、分配、等等……天然气枢纽运营商应当完全独立,这样才能够毫无歧视地对待所有市场参与者。在欧洲,天然气枢纽运营商需要是一个独立法人,以避免其对不同参与者有歧视对待的可能。 

  1. 第四个先决条件是使用适当的IT工具,这一方面关系到交易平台和天然气枢纽的操作运行,另一方面也旨在为市场参与者提供必要的信息。 
  1. 第五个先决条件是交易市场的位置。交易市场的坐落位置应当具有良好和极具吸引力的条件,这既牵涉到交易业务的执行、也涉及到交易公司的注册事宜、安置落户以及这些交易公司员工们的日常工作和生活。 

上海自贸区无疑是中国最适合设立这样一个交易平台的地方。交易平台将会受益于上海市充足的金融专业优势以及自贸区所提供的优惠条件,例如:关于中国及国际交易商在注册登记和安置落户方面的简化流程、在某些特定类交易中可享受税收优惠、等等。

上海也有可能成为东亚地区或东北亚地区液化天然气交易的国际枢纽,设立地区价格指数和参照。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事情,因为这将使上海领先于其它的地区性交易市场。这就要求坐落在上海的交易市场在中国天然气市场开放的基础上迅速变强。

创造一个成功的市场不仅仅只是一个政治决定的结果,而应当是一个有深度、流动性和透明性市场所带来的直接后果。在这样的一个市场中,各类交易商以及来自各国的交易商,包括天然气生产商、天然气用户、天然气运输商、银行以及其它金融机构,都应当能够在最低限度约束下来交易和交换他们的产品。 

上海能源公司在“新”天然气市场中所能扮演的角色 

天然气产业在中国的转型、在上海设立一个天然气交易市场并且使其成功发展,则意味着新的游戏规则、关键性投资以及新的参与角色。

中石油考虑出让西气东输管道的东部管网、在地区网络范围内考虑完全实现第三方准入、以及一个独立管网运营单位(TSO)的发展,此外还有在上海地区对建设大型储气设施的考虑、等等,都是上海市能源领域企业应当抓住的绝好机会,或者他们可以单独运作,或者可与金融机构以及拥有丰富国际经验的运营商开展合作。

在中国东部建设由三大液化天然气进口终端供应天然气的大型地下储气库是一个必要条件,这将会有助于上海尽快发展成为一个国际交易场所。

位于自贸区的洋山港享受一定的税收优惠,该港口或许可以发展液化天然气二次装载和转运业务,从天然气市场的开放中得到良性发展。

作为结论,我很高兴地说,苏伊士环能集团是天然气领域的一个国际企业,在拥有不同监管规则的诸多国家从事大宗天然气交易及商业活动。在欧洲,我们负责运营2个虚拟传输枢纽、3个液化天然气进口终端站以及大约20个地下储气库。欧盟早在2000年就做出市场开放决定,我们已经成功地调整了我们的业务活动和业务模式,使其与市场开放的局面相匹配。本集团非常愿意与上海市分享这些经验,借鉴考虑中国天然气市场的特色,与企业界开展合作来建立起最有效的系统。